所以光有你自己自律和自束是不够的

  凤凰卫视4月7日《新闻今日谈》节目播出“高洪:日本由来已久 存在历史惯性”,以下为文字实录:

  梁茵:高洪教授,刚才说了关于核电在日本的发展,首先从政府的角度,在它制定这场游戏规则的时候就存在着缺失,比如说设计上的标准,这本来应该由它来定的,一个更高的标准。很多面对自然的危害也是应该有预警或者说应该有一个预估,但是在很多的机会当中,它都缺失了,但是我想规矩定下来,最后执行还要人去执行,执行者。我们看到东京电力公司是一个执行者,裁判监管的人还应该是政府,政府在监管上是否也做到了,有没有做的不到位的地方?

  高洪:在说监管职能是否完善之前,我还想补一句,这个标准当然责任在政治家,我想政治家不会人人都是核问题专家,所以规则恐怕仍然是从东京电力公司出手写的,就像日本的很多法律都是由各省厅职能部门科长写的,科长写了以后报给局长,局长报给大臣,大臣报给总理,总理作为法案提交国会,政治审议投票,经过专门委员会成为法律。

  政治家恐怕不管是首相也好,大臣也好,它他对核电的安全标准完全是外行,恐怕也仍然是由东京电力公司出数据,由经产省相关的官员来起草这个规则,最后拿到首相,再拿到国会去审议,这里面本身就包含着我们下面要谈的话题,它等于混淆了考生和考官,混淆运动员和裁判员之间的关系。

  这个混淆也是有历史由来的,就是说政官财铁三角的关系或者说后来叫做官僚系统和相应的它所管理,它要监管的企业集团之间的这种瓜葛和勾连,这个东西应该说是相当消极的。尽管日本社会当中,大家都批评这个事情,可是久而久之形成了一种惯性,政治结构上的惯性,还有政官财这些关系上的一种约定俗称的关系也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你比方说,从大的方面说,东京电力,你是一个企业,大企业集团,你的行为就不像小企业,你可能给社会造成非常大的影响,你有任何一点闪失,出了任何一点漏洞,影响都是巨大的。所谓老百姓的生命,国家的财产都是很大、很大的问题,所以光有你自己自律和自束是不够的,要有政府的管理,可是政府因为和企业之间,长期的这种链结和合作呢,慢慢就被企业给绑架。

  在《微微一笑很倾城》红了之后,刮起了网游言情文的一股大风。只要有一本作品写出来且反响还不错,几乎都做成了系列图书。《网游之公子连城》看书名就晓得,还有其他几位公子单独成文的故事。

  游戏机制和保卫萝卜一样,会出现许多危害萝卜生命值的便便、石头之类的东西,而玩家要做的,就是在这些东西的路途上设置小炮台,让这些能够威胁到萝卜生命值的东西在路上就被打死,一旦积分足够,并且萝卜完好无损,就能进入下一关,并且每关游戏都会有 1 到 3 星的游戏等级评比,也就是说,如果这一关通过了,但是评分不满意,那么我们就再来一关,直到分数满意为止,但是注意有体力限制哦。

  李卿:我还真不知道它会到一个什么点。我们希望不应该长那么快,应该扎扎实实在做好能力,把转化的细节做好。

  我们知道现在披露出很多这样的信息,东京电力事实上它建立了一个官商联盟,它把政府负责监管的两大系统都变成它的同盟者,两大系统一个是经产省的原子能安全安保研究院,这个大家都耳熟能详的一个机构了,它就是该管它的,可是他们非常的密切,密切的站在同一立场上,这就是问题了。另一家就是内阁关防里面有原子能安全委员会,这个委员会也同样和东京电力保持着良好的合作关系,这个是有证据的。

  因为我们知道曾经揭露出来,在过去N多年中有两个机构的多名高官就所谓日本话叫下凡,就是官员不做官员了,相当于我们的下海。下海到你这个政府职能部门主管的行业里面,这个所谓下凡有多少个人呢,有9个高官到了东京电力公司做很重要的管理职。

  高洪:如果拿钱这个东西,媒体还可以去揭露他,媒体还可以把风,然后法律,我们知道东京地方检察厅什么戴着白手套,抱着纸盒子到你那去搜所有材料去查,那种东西就比较容易找到罪证,而这种所谓的下凡没有什么罪证,它是允许,你这个公务委员职业干满了去找第二职业,日本是老龄化社会天经地义。60岁以后,你找个第二职业没有话讲,所以后来为了堵塞下凡的漏洞,采取的办法就是规定你在公务员结束以后,你几年不能到过你管过的企业里去就职。

澳门百老汇赌场安全导航 | 澳门百老汇赌场安全导航 | 澳门百老汇赌场安全导航 | 公司历史 | 优惠活动 | 

返回顶部